Facebook(另開新視窗) Plurk(另開新視窗) 列印 轉寄
大主題

  2014年即將登場的「澄海波瀾–陳澄波大展」可謂陳澄波先生生自1947年去世後,有史以來規模最大、數量最豐、展品類項最為全面之展覽,為使本展更全面地呈現其一生創作面貌、美育志業及社會貢獻,增進觀眾全面性的了解。將以「時間」、「空間」軸作為樞紐,配合五大不同主題彼此串連,清楚呈現陳澄波先生在不同時空背景下之創作脈絡。

        而作為大展熱身的校園巡迴展,同樣透過五大主題規劃,並透過各式教育活動延伸學習的空間,讓學生與民眾可以更加認識陳澄波先生,讓藝術可以更為貼近我們的生活體驗。

* 現代之眼
  主要著重於陳澄波先生前往日本求學期間前後,受到現代藝術思想洗禮、啟蒙及其在現代藝術的創作實踐上,如何建立自身的現代繪畫意識等問題。在此段求學期間,特別是在留學東京美術學校之後,接受了完整而嚴格學院正規訓練,西方與日本兩股現代美術潮流奠定其實踐基礎,並為其開啟了成為現代藝術家的道路。本主題,將選取陳澄波先生此時期遺留下來作品,透過這些早期作品,呈現其自我磨練之過程,並使得參觀民眾了解其作為一位「現代藝術家」的自覺意識和具實驗性的多元學習興趣。
* 世界座標
  在於探討陳澄波先生在日本東京美術學校五年的學習生涯中,積極地涉獵世界美術知識,擴充其自身之世界美術史視野,建立具有世界規模的藝術史觀與文化視角等問題。除了上述多元化的技巧磨練外,陳澄波先生積極參與當時東京畫壇的各種藝術活動,包含當時歐洲、日本最為先進的現代藝術展覽、在野前衛畫會展覽之參與,或是在學校所受之現代藝術思潮啟蒙等,都對其自身「世界美術」概念視野的形塑具有絕對的影響力。特別是以一位殖民地出身的藝術家立場和異鄉人特殊文化身分的角度來說,本主題企圖呈現陳澄波宏觀的美術視野,以及成為真正現代藝術家的遠大企圖。
* 巴黎想像
  巴黎為二十世紀初世界藝術之都,作為匯集來自世界各地最優秀、最具理想的藝術家園地。陳澄波先生在結束日本留學生活之後,雖懷抱前往巴黎深造之夢想,卻因經濟因素作罷。此種人生理想的短暫挫折,並未造成其負面影響,反過來卻成為日後推動美育之動力。此階段的創作實踐,更可以被視為來自此種遺憾所產生的激勵反應之結果。本主題,透過諸多可以直接回應西歐(巴黎)藝術前線作品的分析,讓參觀民眾得以了解其人生理想之轉換軌跡,同時,透過傳播以「巴黎為世界美術中心」的觀念,顯示其建構臺灣先進美術環境之使命,使得個人小我的理想轉化為社會大我的啟蒙建設。
* 東方情緒
  早在留日期間,陳澄波先生已受大正民主思潮之洗禮,「追求民族自決」、「回歸文化主體」思考的自覺認知,為其創作播下東方文化基因。無法赴歐深造之同時,陳澄波先生前往上海執教,並與當時活躍上海的中國藝術家密切交流。從此時的創作可知,不論是地理上或文化上,接觸中國之特殊經驗已使其藝術實踐產生變化。除持續進行實驗之外,逐漸出現的「中國化」、「東方化」傾向,一直持續至1933年返回嘉義之後,成為其晚年最重要的特色。透過此種民族風貌的形塑及東方主體文化認同之回歸,使其形塑出具有濃郁「東方情緒」藝術特質的嶄新風貌。
* 美育前線
  自上海返回臺灣之後,陳澄波先生的藝術創作超越過去單純尋求美展光環的個人理想階段,進而進入到建構「臺灣文化主體」的嶄新思考之中。獲得帝展、台、府展及近代中國或西方世界的肯定外,追求「世界美術」之理想使其轉而成為傳播「世界美術」理想的推動者。返台之後的陳澄波先生,透過頻繁的寫生行腳,重新懷抱臺灣故土,促使其創作與土地產生嶄新關係,並進而建構臺灣美術的主體文化價值。同時,其對臺灣故鄉土地的擁抱,更被擴及至美術社會各個層面,包括組織畫會、擔任地方畫會指導、進行藝術評論,甚至建議建置美術館、舉辦美術祭等,期待藉此活化臺灣畫壇的僵化現況,並將其帶入更為健全的國際化境界。